首页 元宇宙 超宇宙:概念、挑战和治理

超宇宙:概念、挑战和治理

【光明青年论坛】 编辑评论/注释 在2022年举办的第五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超宇宙”的开发和应用一…

元宇宙:概念、挑战与治理

【光明青年论坛】

编辑评论/注释

在2022年举办的第五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超宇宙”的开发和应用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从提出、探索到应用,元宇宙越来越贴近人们的生活,一步步将虚拟与现实联系起来,未来将对每个人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如何认识超宇宙?超宇宙会给人类社会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对于超宇宙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治理?本版特别邀请四位青年学者就上述话题展开讨论。

与人交谈

吴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何朝成信息管理学院讲师

张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

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李震

宿主

光明日报记者狄亚星纪温雅

元宇宙代表了未来互联网发展的新形态。

主持人:目前,元宇宙不仅是社交网络上的“热词”,也是技术领域的“热点”。应该如何把握和理解超宇宙的概念、特征和本质?

赵:目前学术界和产业界对元宇宙的概念还没有达成共识,因为元宇宙技术本身还处于初步探索阶段,其演进方向、应用场景、技术特征等要素还在发展中。目前对元宇宙的定义大多集中在对元宇宙的构成要素或技术特征的讨论上。

总的来说,超宇宙的定义模式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物质世界的数字化,即在通过互联网实现人类视觉和听觉数字化的基础上,超宇宙实现了触觉、味觉等各种感官体验的高度模拟;二是“平行世界”,即元宇宙描述人类可以在虚拟空间中进行与现实世界相同的活动;没错,三元宇宙是一种新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是各种新技术的融合。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在经济体系、社会体系和身份体系层面相互交叉融合。

可以肯定的是,元宇宙代表了未来互联网发展的一种新形式。一方面,元宇宙是一个全新的网络平台,集社交、公共服务、智能制造、医疗健康、教育等功能于一体,实现企业平台与公共平台的互联互通;另一方面,元宇宙也是信息技术的“统一体”。它是以区块链、人工智能、VR/AR技术、数字孪生等技术为底层架构的综合技术形态。

梁:我们可以通过对“元”字的解读来探讨元宇宙的特征。

一方面,“元”具有本质的、根本的意义。元宇宙在某种程度上使人类的感知摆脱了对客观物质世界的依赖,突破了现实与实在的界限。在元宇宙中,人的身体的主导地位被削弱,这使得我们的感知更加抽象和本质。

另一方面,“元”有维度、次元的意思。多维数据是元宇宙的关键元素。互联网的诞生开启了现实世界的数字化进程。用户的数据被各种智能设备记录下来,再通过大数据技术形成用户在数字世界的“三维画像”。然而,这些“三维画像”仍然是一维的,因为它们的来源是用户本身;在元宇宙中,人与物、人与环境的数据结合起来形成多维数据,使得元宇宙反过来为现实生活中的许多问题提供更有效的解决方案。

李震:关于元宇宙的定义,需要明确元宇宙与现实世界的关系。从词源上讲,元宇宙的词根“meta”在古希腊语中有两个基本意思:“之后”和“超越”。元宇宙不仅是现实世界“背后”的宇宙,也是现实世界“之外”的宇宙。现实世界和超宇宙的关系是历史和未来,现实和愿景。从这个角度来看,类似元宇宙的思想在人类思想史上并不少见,如柏拉图的《理想国》,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坎帕内拉的《太阳城》,培根的《新大西岛》。然而,超宇宙与之前想法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种“虚拟现实”。所谓的虚拟现实,并不是指虚幻的现实,而是指现实是通过某种被称为“虚拟”的手段构建出来的,即现实表面上是“虚拟的”,但实际上是存在的。

何超成:超宇宙的概念是有其渊源的。美国数学家Vernor Vinge在1981年发表的赛博朋克学派的开山之作《真名实姓》中,通过脑机接口构建了一个具有沉浸式感官体验的虚拟世界。美国作家威廉吉布森在1984年提出了“赛博空间”的概念。1991年,网络空间诞生了“镜像世界”的技术概念:现实世界中的每一个场景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映射到人编制的计算机程序中,用户可以通过终端设备与之进行交互。自2021年美国游戏公司Roblox提出元宇宙概念上市以来,元宇宙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解读。我理解的元宇宙是一种基于数字技术的社会形态,用户以数字身份参与与信息世界、物理世界和人类世界的交互,是对未来数字文明更高阶形态的想象和构建。

超宇宙带来了多层次、多领域的机遇和挑战。

主持人:科学技术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是巨大的、深刻的、全面的,但任何技术的发展总是呈现出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基本特征。元宇宙会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

梁:从经济社会发展来看,交互方式和交互效率的革命是推动新业态产生的重要力量。在信息革命之前,接触式交互是最常见的交互方式。信息革命后,非接触式交互的效率大大提高。比如网络购物的出现和爆发式发展,就是因为非接触式交互的成熟及其效率的提高。在元宇宙中,人们可以实现沉浸式交互,用户在数字身份交互的同时,可以体验到与现实世界相似的感受。这种交互方式和效率的改变,可能会对目前技术条件下仍然依赖接触式交互的行业产生很大影响。同时,这种变化也蕴含着潜在的风险和挑战。比如,接近真实的交互体验,使得具有技术本质的元宇宙不再是人类个体与共同体交互的工具,而可能成为个体的延伸,成为越来越具有生命特征的“幻影肢”,一个越来越独立的实体,这将对法律如何定义“人”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李震:从社会关系的角度来看,在超宇宙社会中可能会有两种不同的发展前景。元宇宙的开创者托尼帕里西(Tony parisi)提出了元宇宙的基本建立规则:元宇宙是任何人都无法控制的最广泛的社会空间,是开放自由的,适合所有人。这种规则可能赋予所有人“自由平等”的社会关系,这无疑是一种前景乐观的未来网络社会的“乌托邦”。人们可以抛弃现实世界的许多“包袱”,在虚拟世界开始新的社会生活。然而,由于虚拟世界的数字化本质,所有的社会行为都会有数据记录,这些数据的痕迹可能会被窃取,以操纵和利用社会成员,进而催生一种新型的社会不平等,并导致悲观的前景。

从个体层面来说,超宇宙可以带来不同于以往数字技术的超级沉浸体验。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在虚拟世界中体验社交、购物、工作、学习、旅游等大部分生活方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带来身心愉悦。但是,久而久之,很容易造成人们混淆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界限。这里涉及三个哲学问题。一、知识的问题:我们能知道自己是在虚拟世界还是现实世界吗?就像庄周的梦蝶,如果梦足够真实,庄子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二、真题:虚拟世界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三、价值的问题:在虚拟世界里能活得好吗?这样,人就会陷入对世界和自己的认知困难,从而可能导致精神疾病、人格解体和成瘾的风险。如果进一步发展,认知困难还会对个体的道德判断能力产生负面影响。

赵:从数字经济的发展来看,虽然我们无法准确预测未来元宇宙的技术形态和结构,但可以肯定的是,元宇宙概念的提出,意味着数字经济正朝着数据要素更高效的市场配置方向发展。比如在具体的应用层面,未来Metauniverse或许能够改变传统的商业模式,延伸现有产业链的经济价值,提升用户服务体验;在智能制造领域,元宇宙可以改变“生产-物流-销售-售后”的供应链形态,实现更高层次的定制服务;在社会信用体系层面,元宇宙科技可以构建一套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社会信用体系。利用区块链等底层技术的优势,实现社会信用数据可追溯、不可篡改,各地各部门的信用数据也将互联互通,形成全国社会信用大数据;等一下。当然,任何技术的发展总是呈现双面性的特征,元宇宙技术也不例外。在数字经济领域,元宇宙可能带来的挑战至少有以下几点:新一轮的数据安全和隐私泄露;现有的信息基础设施可能无法支持元空间的全球或国家规模的运作;一些互联网巨头为了获得竞争优势,打造自己相对封闭的技术生态,导致技术发展迟滞;等一下。

何超成:通过以上讨论,我们不难发现,超宇宙给人类社会带来诸多优势和机遇的同时,也带来诸多挑战,集中表现在市场风险、社会风险、个体风险和技术风险。关于市场风险,元宇宙在一定程度上为巨额资本操纵资本、巨头公司垄断行业提供了隐藏空间;元宇宙中的虚拟货币与现实世界中的经济体系的联动,可能导致元宇宙中虚拟世界的经济波动溢出到现实世界。关于社会风险,在元宇宙中,由自然人和虚拟数字人组成的群体可能因群体无意识而失去理性;法律的滞后可能使超宇宙面临伦理的冲击和挑战。至于个体风险,超宇宙因其人机交互和沉浸体验而自然“成瘾”,过度沉迷虚拟世界可能会加剧社交恐惧;大量数据产生并存储在元宇宙中,隐私泄露风险增加;元宇宙中丰富的数字内容可能会引发知识产权风险。至于技术风险,元宇宙中大规模、高复杂度、实时渲染、仿真、交互带来的高性能计算能力需求,是技术风险的隐患。

赵:这里还必须指出,上述机遇和挑战大多还处于想象阶段。由于超宇宙技术本身的不成熟,客观上,我们很难准确定位和描述超宇宙技术能够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因此,我们需要冷静看待元宇宙概念的提出和发展,既要展望元宇宙技术未来成熟的可能性,也不应夸大潜在的技术优势

主持人:从历史发展进程来看,人类生活的数字化、网络化是大势所趋,而元宇宙的出现正好回应了这一发展趋势。面对这种发展趋势,如何更好地管理超宇宙?

梁:目前芯片、网络通信、虚拟现实等诸多子领域的底层技术,在现阶段还不能完全支撑超宇宙未来全景的设想。元宇宙的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这是不确定的。因此,超宇宙的治理在整体上应该是包容和审慎的,对于已经出现的具体风险应该适时应对。

一方面,对于现阶段来说,促进发展是主题,元宇宙的治理应该主要是规范和引导。在政策上,要给予相关领域前沿企事业单位更加充分的发展空间,激发超空间相关领域创新驱动力,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引导技术、资本、人力等要素合理有序进入。

另一方面,元宇宙高涨带来的混乱需要及时介入。例如,元宇宙的出现为NFT(异构代币)、虚拟货币等新型数字财产提供了更广阔的投资和交易空间,但也为洗钱、非法集资、诈骗、传销等新型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渠道,出现了一些资本乱象。现阶段,元宇宙中“炒房”“炒币”现象层出不穷。围绕资本市场炒作的元宇宙概念,资金并没有进入实体经济帮助相关科技创新产业发展,反而使得元宇宙的相关技术和服务日益资本化。我们需要对此保持警惕。在充分发挥资本推动超空间产业发展的积极作用的同时,要防止其无序扩张,限制其消极作用,让超空间产业的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但本质上,上面提到的这些由超宇宙热潮引发的问题,都属于“新瓶装旧酒”。它们不是超宇宙本身的特性带来的新风险,而是商品市场和资本市场固有风险在超宇宙中的具体体现,现有的制度能够很好地应对。

赵:从来没有绝对安全的信息技术。需要为新兴技术配置相应的治理措施。以及如何分配治理措施,首先要考察这些新兴技术对现有的法律体系和治理体系提出了哪些新的挑战。在主体层面,自然人在元宇宙中有自己相应的“虚拟人”身份,需要遵守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制度规则。同时,业内所描述的“虚拟人”的真实性目前主要在感官层面,法律主体资格层面“真实人”与“虚拟人”的区别并不明显。在风险层面,从业界设想的元宇宙应用场景来看,元宇宙安全风险管理的需求集中在数据安全、服务提供商的法律义务、虚拟财产交易系统、个人信息保护系统等领域。其安全风险表现形式可能不同于主流技术引发的风险事件;同时,超空间安全风险的损害结果和民事权利与主流技术引发的风险事件基本相同。用户在元宇宙中的行为所引起的法律责任,仍然可以追溯到一个具体的法律主体,“主体-客体-内容”的法律关系结构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但也应该认识到,随着超宇宙技术的发展和迭代,当技术能够真正抹去虚拟人与现实人之间的身份关系时,必然会对现有的法律体系提出前所未有的挑战。因此,超宇宙的治理应遵循过程风险防范的基本思路,即根据不同发展阶段技术的特点及其相应的社会风险,优先弥补过程风险的不足

何超成:从技术的角度来看,目前的技术治理是“防御性的为善”,即试图阻止技术做坏事;未来需要“创造善”,即在科技研发阶段,寻找人性善、社会善方向的发展“需求”。元宇宙是一个全新的前沿方向,科技有必要也有条件成为其运作的最大公约数:一方面,它与社会中的每一个人更充分地联系在一起;另一方面,提供更人性化的产品和服务。

主持人:除了制度建设和技术规制,如何从价值和伦理两个维度进行超宇宙的治理?

李震:首先要确立“一个为一个”和“一个为所有”的道德原则。元技术的基本特征是去中心化的联系,但去中心化不能被视为个体中心化的确认。因此,在元宇宙的治理中,应该把“共同善”作为最基本的道德原则,即制定一个把社会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的道德原则,即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其次,回归现实第一位,解决价值认知问题。元高强度沉浸体验深刻影响个体认知能力,使人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交替体验中面临认知困难。只有个体回归现实,与现实的人、自然、社会互动,将虚拟世界视为现实世界的延伸,才能真正解决虚拟现实沉浸感带来的风险。

最后,促进文化交流和文明互鉴,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宇宙中的信息广泛传播,不同国家、地区、人群之间的信息差距在缩小,文化背景的差异逐渐显现。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价值观,如隐私、自由、正义等。而这种差异会造成信任的障碍。这就要求每一个参与对话的个人和组织都要对其他文化保持开放的态度,不同文化背景的研究者要相互交流合作,确保新技术的发展具有全球意义,确保所有相关利益方参与治理,寻求价值权重协调的路径,构建基于全人类共同价值观的对话模式。

主持人:通过专家的讨论,我们对元宇宙的本质特征、未来发展和治理策略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推动超宇宙有序发展,哲学社会科学不应缺席。维护元宇宙发展的正确价值取向,形成科技与人文的良性互动,使之真正造福人类,是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使命。

专家评论

武汉大学二级教授、信息管理学院副院长吴江:超宇宙确实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件大事,目前的热度是全方位的。四位青年学者给予了超宇宙充分的想象空间,并对其面临的挑战、机遇以及如何经营进行了有价值的探讨,引发了我们从以下三个方面对超宇宙的深入思考。

首先,元宇宙是人类的叙事方式。元宇宙将成为人类历史上一种全新的叙事方式,叙事逻辑将从现实世界跳到虚拟世界,创造出一个现实与虚构融合的全新故事。宇宙的元叙事模式不仅能促进人类的物质发展,还能满足人类的精神需求。

其次,元宇宙是数与实的融合空间。30多年前,钱学森院士在给王程程的手稿中提到了与超宇宙密切相关的虚拟现实,并将其翻译成中国味浓厚的——“精神境界”一词。他认为,有了精神境界,人的创造能力就会大大提高,从而形成大智慧。超宇宙区别于传统环境的最显著特征是现实与虚拟时空的融合。元宇宙不仅呈现数字世界,更强调数字与现实的融合。除了真实空间会

最后,元宇宙不是指单一的数字技术,它是人类各种数字技术的集大成者。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形成了元宇宙的生产力闭环;依靠数据的价值,使数据成为数字文明创造的主要生产要素,带动数字产业化和行业数字化;通过管理数字化,不断改造生产关系,促进生产力,创造有效健康的元宇宙环境。宇宙逐渐成为数字社会的高级形态,成为推动人类文明向更高层次发展的重要动力。

未来已经来临。让我们跟随青年学者的思维,讲述元宇宙的故事,构建元宇宙的空间,一起通过元宇宙创造美好的数字文明。

林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法学院教授:四位青年学者立足于各自的学科领域,从多个方面阐述了对超宇宙的看法,尤其是揭示了这种新的社会形态的巨大潜力和潜在风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宇宙将彻底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给人类带来新的生活体验,但同时也必然引发一系列社会治理和法律规制问题。如何引导超宇宙与现实社会的和谐,是一个需要讨论和回应的重要问题。

防范超宇宙可能带来的风险,首先要看到其背后的三大治理问题:第一,超宇宙强调理性人的自主选择,对监管有某种天然的排斥。其次,由算法和数据驱动的元宇宙平台可能会成为一个拥有海量用户数据的庞大数据中心,对趋势统一的技术发展和规范治理产生一定影响。第三,元宇宙中的去中心化削弱了对中心化机构的信任,使得传统的中心化治理难以融入元宇宙体系。

为了应对超宇宙对社会经济的挑战,调控的逻辑应该改变。第一,从被动治理向主动治理转变。元宇宙的不断更新需要采取及时的、响应性的积极立法观,以便动态地适应和有效地引导元宇宙。第二,从一刀切的调控模式到差异化的调控模式。根据风险的高低,可以对数据信息进行类型化监管,比如对国家安全、社会保障等高风险数据的处理进行严格监管,对涉及个人信息、公共事务的低风险数据进行宽松监管。第三,从双向的权力-技术向权力-技术-伦理一体化的转变。面对数据垄断、数字资产被盗、数据篡改等问题,可以整合三个要素:权力(强制性和社会性)、技术(行业标准或加密标准等)。),以及伦理道德(对人类伦理道德的模仿等。)来驱使超宇宙走上正义之路。第四,从形式正义覆盖模式到实质正义渗透模式。通过自动决策,可以降低潜在的歧视意图,纠正算法中隐藏的歧视和不公正。

055-79000(2023年1月6日第11版)

来源:光明网-《神经漫游者》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作者: 花木

为您推荐

上海战略研究院|上海加快布局元宇宙“新赛道”的对策建议

一、全球元宇宙“新赛道”布局的“六大趋势” (1)顶层设计:国家争相出台扶持政策,重点成立行业协会等。 2020年以来,...

苹果进军元宇宙可能会撼动蓬勃发展的市场 但这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

Apple 近十年来首款突破性的硬件产品,预计将于6 月推出的混合现实耳机,应该会为疲软的Metaverse 市场振作起...

超宇宙在线展厅软件:足不出户享受3D数字世界

。 近日,重庆市文化和旅游发展委员会联合主办“文化赋能乡村振兴——两岸青年创意设计展”,展示两岸青年以设计创意助力乡村振...

科幻作家刘洋推出《井中之城》 思考《虚拟宇宙》中庄子梦蝶的哲学问题

封面新闻记者张杰 近日,电影《流浪地球2》的上映和电视剧《三体》的播出,再次将科幻话题推向新的热潮。 AI机器人参与原创...

美媒:超宇宙公司再次裁员1万人

据美联社报道,社交媒体脸书的母公司Metauniverse将再次裁员1万人,并且不会填补5000个空缺。这家先锋社交媒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